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全新打鱼注册送50 > 科特托马斯 >

安东尼·梅森的梅森采访

发布时间:2019-08-05 12: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梅森:我经常会看些Mark Jackson和Boo Harvey的录像,还有在Creighton校队打球的Vernon Moore。对了,北卡夏洛特分校的Keith Williams也在其中,他是一个白人控卫,绝对是一个好球员。还是Pearl和Kenny Smith,就是这些了。我的意思是,你都看到了,他将球扔到对方膝盖上反弹回来,再用球绕对手一圈,这让围观的人群发出:“喔!天哪!”这样的欢呼声。虽然你完成了一个上篮,但那并不意味着什么。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晃过一些人,然后人群就会发出“喔!”的惊呼声。他们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把那个上篮上进了没有,因为人们还没有从疯狂中恢复过来。“他真的晃倒了那个人!”这真是一件疯狂的事情!这是表演时刻!你可以用一个漂亮的传球从人群中获得比完成一个投篮多得多的欢呼声。Kenny Smith会走下场将他的头用头巾缠起来,Mark Jackson可以做出所有上述的动作,这多么完美啊!

  梅森:大学。我的大三或大四赛季。当我走进更衣室时,我看见橄榄球队的人在举重,他们正一组一组地练习。我和他们球队的翼卫呆在一起,看着他们举起相当于自己体重的重量。他们怎么可以比我举得重这么多?我一下子傻眼了,甚至他在杠铃上加了什么都没注意到。我只是一直在想:“他居然可以举这么重!”于是我跑到那去,试着去举一下。然后,人群沸腾了,篮球队的兄弟们都在喊;“上啊!上啊!”很多人都聚拢来,橄榄球队的人也在喊:“加油!加油!加油!”当我成功举起之后回到他们中间时,他们都在说“你知道你刚才举起了什么吗?”这时我才去看杠铃上是多重。从这之后我就真正开始增重了。

  梅森:我们在Hillcrest打了季后赛。当时有球队在那考查新人,而我正好入了他们的法眼。我是球队中唯一获得了D1奖学金的人,尽管我只打了2到3年的篮球。其他所有人都比我更有天赋,但他们的成绩不够好。其中还有一些人也很有天赋但他们都太瘦了。

  梅森:第三轮,第一位。我计划冲进首轮,但他们说我态度有问题。你知道这么说是很愚蠢的,因为我觉得他们拒绝了一种渴望胜利的态度。我是一个天生的赢家。我不介意你因为比我强或是打得比我好而让我败下阵来,但是我痛恨被自己打败。

  我只是在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在很多不同的情况下你会输掉比赛。如果我们甘于平庸,那我们绝对不会有所突破,同时,我也认为,站在一个教练或是家长的立场,如果你不告诉孩子你的想法,那他们永远都不会成长。我说出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可是或许他们认为这就是我的态度问题。

  梅森:对的![大笑]现在他们可以用他们想要的方式来称呼这个了。这就是我。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知道梅森在想些什么,好吧,我会把他们都说出来。要是我们都彼此沉默,不如我们又怎能顺利交流呢,我们又如何能漂亮地完成工作呢?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挖出队友的兴奋点。试着帮他们做的更好,或者找出一种办法可以使我们共同努力做的更好。今年的这支队伍,我认为唯一能打败我们的就是自己。迄今为止,我们走上球场但输掉比赛的时候,或者在训练时候不付出100%努力的时候,这都让我觉得恶心。而且我把我的感觉说了出来。随便你们怎么评价吧。

  SLAM:于是你被开拓者裁掉,转战土耳其,再回到网队,又转去CBA,下一站到了掘金,之后在夏天回到纽约,还去了USBL(美国篮球联盟)。最后你遇见了Paul Silas。

  梅森:我当时为一个慈善篮球队效力,那是一个Maurice Stokes(NBA50年代球星)式的球队。我对经纪人说我喜欢那,因为他和组织比赛的那位女士很熟。而且我想起来Silas好像说:“你想去尼克斯的训练营么?”

  而我好像回答的是:“我操!谁去啊!NBA就跟一坨屎一样。我面前摆着来自海外每年超过$40万美刀的合同.”我好像还说了:“哥们,让NBA去死吧!他们每年找一大堆人进训练营却从不给他们真正进入联盟的机会。操!”他回答说:“我们这儿有一些位置。”

  我当时真的不想参加训练营,而且你知道,通常你去意大利打球的时候,NBA已经差不多开打了。但是,那年不知道为什么训练营提前了2周。于是我说:“去,老子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那我就先去训练营,然后再去海外打球!”于是,我去参加了训练营,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回头看了。到了训练营之后,教练帕特-莱利觉得我不错,这让我心存感激,要知道,以他的身份名望完全没必要去注意那些首轮落选或者来自小学校的球员。但他给了我机会,而我释放了我全部的能量。

  SLAM:现在看起来你还呆在联盟里,你不想停下你的脚步。你在过去的两个赛季里上场时间都排名全联盟榜首。

  梅森:我的确永不满足。我一直都在向着更高的境界努力,我一定要成为联盟中的精英球员。或许,我永远无法达成这个目标,毕竟我总是无法赢得裁判和联盟的尊重,但是我在其他球员那里赢得了尊敬,而观众们都心知肚明当我踏上球场我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表演。现在我也会在球探的报告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一直都认为,我们要做的就是勇敢接过一切重担。你知道我不可能去乞求联盟给予我尊重。反正我也不关心这个事情。自从我为黄蜂队开始效力后,我会尽我所能为球队去争取一个总冠军,只要那样,我就会心满意足了。

  SLAM:那么全明星呢?这对你很重要么?梅森:去!自从联盟向对一坨屎一样把我羞辱了后,我就不再把它当作最重要的目标了。如果真的我入选了全明星,那也不错,我会非常荣幸,但是就在去年,这个联盟已经让我明白他们到底如何看待我。这个联盟中有至少一半的所谓全明星球员不会比我更强,我有这个自信。我真的不能让这个全明星阵容这种事情支配或者甚至毁了我的职业生涯、毁了我的赛季,我必须在球场上继续尽我所能打好每一场比赛。当你站在球场上总是想“嗨,我要这样去打,这样我就能进全明星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混蛋了,这对你的队友十分之不公平。

  SLAM:可你依然入选了去年最佳阵容第三队,同时还是最佳防守阵容第二队成员。这明显的表明你的表现还是受到了人们的尊重。

  梅森:这听起来很好笑你不觉得么?你是联盟中最佳15人之一,同时还是10名最优秀防守队员中的一员,但你却不是全明星。

  梅森:我说过,我非常感谢那些认可我能力的人,但是就比赛本身而言,我得到的尊重还是太少。对我来说我并不是对自己过于苛求,我确实应该得到这些尊重,我经历过那么多,现在我站在这里,我理应得到与其他球员至少同等的尊重。

  成为一名首轮新秀然后做到人们所期望你做的事并不困难。但发生在我、Bobby Phills或是David Wesley身上的故事呢?我们在Marty Blake那该死的球探报告上标注的是:“不会进入联盟。”在Rick Barry那恶心的球探报告上则是:“他们不是一个合格的NBA球员.”之后,你成为联盟中最好的球员之一。这是一个传奇。这是一个赢得尊重的过程,这是我们应得的!

  SLAM:你们中的大部分并没能在季后赛中走得更远——Phills和Wesley甚至很少有机会打季后赛。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梅森:我并不担心Phills和Wesley。他们也许并没有跟我一样在季后赛中走得那么远,但反正联盟也没有正眼看过我们。“噢!他们不行!“而我们最后成功了。我们是那种没得到冠军就永远对自己不满意的球员。我并不太过担心他们。

  有些著名的球员根本不会理解这种感觉,他们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要付出多少牺牲。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真的很难用言语向他描述整个过程。1994年,我跟着尼克斯打进了总决赛。总决赛第七场之前,我看到了熠熠生辉的总冠军奖杯。我知道,奖杯可能会去到两个更衣室中的任何一个。但不幸的是,它去了对面的那个。我经历了这一切,我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SLAM:在联盟中有许多球员得到大合同之后就没有了原来那种对胜利的渴望,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梅森:我倒是真的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像我这样拿了大合同之后仍旧每一年都寻求进步的球员很少。当我拿下最佳第六人奖并得到一份新合同之后,我下定决心要继续提升自己。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我拿了大合同之后一落千丈,我不会让这发生的。我年复一年地保持着进步的趋势,所有人都看得到,不管我拿多少薪水,我都绝对会全力以赴。

  梅森:去年,我受到脚伤困扰打得有点僵硬。(笔者注:在上赛季的最后一个月里,梅森的一只脚受到足底筋膜炎的困扰,另一只则是跟腱撕裂,到了休赛期,他的双脚都动了手术。)我没办法打出迅捷的球风,所以我打得更加谨慎,我开始在移动之前做好全盘计划,我的移动真的凝滞了许多。可是我还是打出了伟大的表现。这也是一种乐趣,尽管在场上可能看不出来,但是说实线%的自信。我在场上还有很多本事没有拿出来,仅仅是因为我不希望总是失误,我也不愿意花式运球戏弄某人后把球丢在一边。我的意思是,当你在街头球场或是夏季联赛的比赛中看到我,你或许会惊讶的叫出来:“我的天呀!他居然也可以这么玩?!”

  如果有一天我100%完全自信,我会只手将联盟反转过来。现在我在球场上还是顾虑太多,我还是不想犯错。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低位移动时要犹豫很久的原因。有的人总是勇往直前,然后在球场上失误连连。而我只是不想失去球权。如果我可以达到那种程度的自信,我在比赛中的表现会更加全面。

  梅森:当然有。防守。特别是肢体冲撞方面。我认为防守必须做到足够强硬,这样才能成为很好的篮板手。所以我对我自己这方面最满意。

  梅森:噢说起这个很有意思。当我进入最佳防守阵容之后,人们都口耳相传“梅森是一个非常恐怖的防守者”。而大学的时候大家都挪揄我,“防守?在哪儿?你恨不得每一次触球都投篮!”现在我完全相反了。当我在大学时,人们都说:“噢!NBA根本没有防守!”所以我就盘算着,一进NBA我就拼命防守,这样我很快就会在那些总是表演优美跳投或是美妙传球的家伙之中脱颖而出了,因为跳投、传球这些事情已经有太多人能做了。

  SLAM:你是什么时候做出这个决定的。梅森:其实到我来到纽约之后我才真正打定了这样的主意。我们有Patrick Ewing,他是一位伟大的得分手;我们还有John Starks,他也是一个杰出的得分手。我们还有很多能得分的人。但我觉得如果我能走上场去锁死对方的某个球员,那么就能赢得上场时间。而且莱利是防守至上的坚定拥护者,这让他注意到了我的表现。他是联盟中最好的教练之一,他就这样迅速注意到了我,我深深地觉得自己必须坚持下去。

  梅森:所有人都认为我和莱利互不买账。其实我们互相尊重彼此,因为我们会交流我们各自的想法。但我们最为渴望的都是胜利。如果莱利把我们之间的争执记恨在心,那么我根本不会得到上场机会。事实上我比任何人上场时间都长,特别是在关键时刻。他渴望胜利。为了赢球他可以不惜一切。这是我最为尊敬他的一点。

  梅森:这很有趣。我指一支球队交易你,然后你就要用行动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停顿)我知道他们犯了错,他们还没有找到能够替代我的人,永远找不到。

  SLAM: 那么到目前为止和Dave Cowens以及Paul Silas共事的感觉怎样?你有机会和两个很棒的内线球员一起工作了。

  梅森:去年很棒。教练Cowens是球员们的教练,你可以亲近他。他是一个勤奋至上的人。他在训练中也是非常刻苦。但是同时,他给你很大的自由度,就像Don Nelson(前纽约主教练)一样。他希望你在比赛中找寻到乐趣所在。他不希望一切都沾染商业化的味道。你绝对不会在走进球馆后说:“该死!今天又要打一场比赛。”每场比赛之前你都会满怀期望。这就是Dave给我们带来的东西。Paul Silas是另外一个你可以与之交流的人。他是一个以强硬著称的家伙。

  你知道我们今年认为自己做好了更充足地准备。特别是去年季后赛被横扫出局之后,我并不认为我们在进攻方面做到了最好。

  梅森:真的很难。举例来说,我知道纽约会进入季后赛。每个人都认为:“现在是季后赛时间。大家都抓紧时间舔舐自己的伤口,要提高跳投命中率,出手要柔和。总而言之,要为季后赛做好一切准备!”但纽约队不这么做。我们会回到查尔斯顿训练馆,我们的训练总是充满了身体接触,当球飞向空中,所有人都在互相冲撞。从训练到比赛,纽约人都在彻底执行这种风格。所有的,每场直到第四节,谁能抢到球权?谁能抢到更多的篮板?这就要看谁打得更强硬了。

  现在,我们常常欺骗自己我们可以随时切换比赛状态。这很不好。我认为,经过了一次令人失望的季后赛之旅,所有人都会聚集起100%的注意力。努力打球,在胜利之后再去享受所谓的轻松愉快。千万不要半吊子态度,因为这会影响到场上的比赛。

  梅森:我说了……但是这要从我们的头Dave做起。有一名跟球员打成一片的教练很好,但也需要一切纪律来规范球队。所有的嬉笑怒骂,人们的笑声,有些训练项目蒙混过关,不进行指定的训练却直接打混战,这些都令人恶心。当Riley执掌球队时,你只有累到瘫倒才有可能休息一下。可是当你坐到场边,你或许会觉得宁愿不要休息。你要在场边做仰卧起坐,踩脚踏车还要进行其它器械训练。他逼着你想要训练。相信我,如果你感到疼痛,那还不如忍着,你还是乖乖待在场上训练比较好。

  梅森:就像我说的,如果你有着这么愚蠢的想法,那你就没有100%为球队付出。“今天我得用心一点,因为我们要打谁谁谁了。”这无所谓。不管在球场上面对的是谁,你们都会看到100%的我。

http://marchhouse.net/ketetuomasi/40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